欢迎光临东莞市鑫沐电子有限公司 ⇒ 全国服务热线:0769-85075532 / 李先生:13423041411
-->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
手机元器件价格几乎全部有所下调

  • 上一篇:国巨华新科去年EPS有看头
  • 下一篇:多层陶瓷电容器(MLCC)地区、类型及应用,到2024年的预测分析
  • 发表于:2019-03-05 13:43 分享至:
     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的情况并不理想,与上半年相比有所下降,这是继2017年以后的第二次发生同比下降的情况,但从降幅来看,并不如2017年明显。进入2019年,尽管有5G和可折叠手机加持,然而,据笔者在走访手机产业企业得知,这并不能成为今年手机行业的救世主。

    而从智能手机终端市场来看,当前市场集中化成本原本就已经很高,前五大手机品牌占据了市场绝大部分市场份额,但供应链端,同一个领域基本上还有好几家龙头企业处于激烈竞争状态,且从终端需求来看,市场的不景气,产品已经十分成熟,此时只能进入供应链厂商之间的“杀价”阶段。

    此外,诸如存储芯片、MLCC等具有十分明显的价格周期,从往年历史来看,基本上先是供给端产能跟不上,随后大幅度涨价,接着产能过剩,随后大幅降价等,而这在手机供应链中已经形成了具备一定秩序的“炒货”现象,其中MLCC价格在2017年的疯涨就是最好的案例。

    据手机报在线了解到,“目前手机元器件价格基本上都处于下降状态。”不仅仅存储芯片和MLCC由于产能过剩而降价,再如指纹芯片、指纹模组、摄像头模组、镜头、玻璃后盖、金属后盖结构件等都处于降价阶段。

    库存居高+市场疲软:存储芯片/MLCC/指纹/摄像头模组/机壳等价格下降

    事实上,据笔者了解到,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,手机元器件中就有两大产品价格处于严重下降状态,那就是存储芯片和MLCC,究其背后的原因在于,此前产业产能备货过高,导致产能严重过剩,这两者作为代表性产品,我们知道,在2017年,其价格不断的飙升,相关生产厂商大为受益,然而,进入2018年下半年以后,明显出现价格回落阶段,且由于库存过高,价格还将继续下跌。


    以存储芯片为例,据业界人士向笔者透露:“今年存储芯片市场的情况十分不乐观,尤其是海力士,之前投资的产能太多,到了2019年上半年,价格将会处于严重下降状态,第一季度的价格会很难看。”

    而从最近发布的新机来看,小米9搭载了高通骁龙855处理器,6GB+128GB的价格为2999元,而日前vivo旗下新品牌iQOO手机同样搭载的是骁龙855处理器,6GB+128GB的价格为2998,8GB+128GB的价格为3298,8GB+256GB的价格才3598,。而在去年,vivo搭载了258GB的NEX旗舰版8GB+256GB的售价是4998元。可以明显看出,手机厂商已经把同样规格的存储芯片,用在了价格更低的手机上。

    对于8GB/12GB和128GB/256GB,业界人士认为,2019年上半年8GB依然会是主流,并且最终向12GB过渡,10GB并不会在市场存在很久。对于手机厂商而言,10GB与12GB芯片厚度一样,2GB的成本事小,但如果因此输了参数反而事大,从成本方面来看,12GB比10GB BOM成本高出70人民币左右,加上各种税、流通成本等,高出的成本也不会超过200元。而这个成本,对于存储芯片而言,还处于可接受范围内。

    “而对于256GB,手机厂商并不是很积极,上半年大家都只是少量试水。不过,到了下半年,256GB的情况将有所好转。按照趋势进行下去的话,下半年256GB成为卖点或将不是问题。”上述业界人士强调。

    简而言之,对于存储芯片市场而言,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在于此前开出的产能过多,再加上市场的不景气,导致库存过高,最终不得不采取去库存的办法。上述人员还指出:“当价格跌到一定程度之际,不排除存储芯片厂商采用‘降价提高存储容量’的办法来消除库存,这也是当前手机厂商搭载高容量存储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  除去手机厂商,再来看看存储芯片厂商的业绩情况,如SK海力士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就不离线。受益于价格降低和市场需求不景气,国际存储芯片厂商对今年的展望同样十分不理想。

    全球第二大存储芯片制造商SK海力士公布第四季度财报,获利远低于市场预期,其该季度营业利益为39亿美元,年减1%低于分析师平均预测。净利润虽年增6%,但同样低于分析师预期。分析师强调,SK海力士作为三星的竞争对手和苹果供应商,这是该公司两年来的第一次本业获利下滑。

    “中国对电子产品需求的急剧下滑,已反应在海力士的财报上,”HI投资证券公司的资深分析师Song Myung-sup表示。SK海力士表示:“不断增长的宏观经济不确定性,导致伺服器DRAM的採购需求保守,以及智慧手机的销售放缓。”该公司高管表示,由于中国经济放缓以及美中贸易情势,SK海力士计划在今年将设备采购投资较去年同期减少40%。

    而在2018年第四季,DRAM出货量下跌了2%,平均销售价格下跌了11%。对于NAND芯片出货量增加了10%,但平均销售价格下降了21%。尽管去年收益强劲,但SK海力士预计今年存储芯片市场将因全球需求疲软以及DRAM和NAND产品销售价格下跌而放缓,而DRAM和NAND产品是该公司获利的主要来源。

    再来看看南亚科,据其1月份表示,2019年资本支出与2018年的204亿新台币相比,将同比缩减50%至100亿新台币。南亚科总经理李培瑛表示,受终端产品需求疲软影响,DRAM主要供应商纷纷放缓新增产能脚步,以减缓价格下跌趋势。

    如市占率最大的三星半导体今年DRAM投资金额约80亿美元,投片计划是近些年来最保守的一次,SK海力士今年DRAM投资金额也下降到55亿美元左右,而美光也宣布下降到30亿美元左右。

    与存储芯片情况一样的还有MLCC,众所周知,2017年MLCC炒作十分严重,受益于市场缺货导致价格急速暴涨,不少企业在这一轮涨价潮中利润都创历史新高,而这种局势,到2018年下半年也终止,并且出现了产能过高的现象。

    据了解,中国台湾MLCC大厂国巨电子今年第一季度产能利用率只有4-5成,而华新科的产能利用率也偏低只有7成。据悉,受中美贸易大战影响,不少电子厂被迫移转生产线,加上电子产品需求转弱,使得原本当红的被动元件价格出现松动,甚至反转走跌。由于客户端库存仍需要消化,被动元件厂订单大减。

    国巨表示,因中美贸易大战迟未落幕,中国大陆地区主要经销商仍在调整库存、上游客户的需求仍疲弱,公司在产业淡季期间,将继续调节经销商进货以协助其强化库存管理,并做好产能规划及优化客户服务,为后续终端需求逐步回温预做准备。

    近期法人报告指出,受传统淡季及终端需求尚无回温影响,本季各项被动元件报价估计还会下跌20%至30%,预估国巨本季产能利用率仅40%至50%,2月甚至降到三成。随报价走跌及产出减少,本季毛利率将下修,另因新进设备折旧今年第2季进入认列高峰,上半年获利动能偏弱。

    简而言之,主要受中美贸易大战影响导致下游需求减缓,加上先前重复下单状况严重,当需求不如预期,库存快速拉高,价格也跟着下跌,这些因素环环相扣,导致一连串的骨牌效应。先前被动元件供给吃紧的时候,供需方一致看好,在新应用大幅增加下,供给不足情况不易化解,预期价格未来几年可能一路上涨的心理下,下游不计成本拉高库存。

    而在去年上半年之前的一年间,需求端担心抢不到被动元件,几乎都是抱持“能买多少就买多少”的心态。就在下游库存水位高到吓人时,中美贸易战爆发,消费端需求大减,去年第4季市场需要大大去化库存的态势已经相当明朗,且估计去化库存时间至少二季,在厂商努力消化库存,几乎没有拉货下,被动元件价格不跌都难。

    具体产品看来,MLCC(积层陶瓷电容)、芯片电阻(R-Chip)需求疲弱,报价也陷入修正阶段,代理商、贸易商透露,目前MLCC首季报价季减25%左右、芯片电阻也有25-30%的跌幅,想要回到起涨点,业者预估要到第三季旺季状况才会明显好转。

    从上述存储芯片和MLCC来看,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在于此前供给端产能不足,随后产品价格一路上涨,供给端接着大量投产备货,最终又因中美贸易大战以及终端需求不强,导致产能严重过剩,最终不得不降价清理库存。

    实际上,除了上述的存储芯片和MLCC处于跌价过程,据手机报在线联系多名手机终端厂商采购人员,对方向笔者表示:“基本上目前的元器件都处于价格下降阶段。”

    再比如指纹模组、摄像头模组和玻璃后盖等,如屏下指纹模组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超过50%,其原因主要在于去年年初,屏下指纹还处于开始大规模商用阶段,而从下半年开始,屏下指纹开始大批量量产,去年总计出货量超过了30KK,屏下指纹芯片厂商杀价成为主要原因。

    简而言之,对于指纹芯片厂商而言,屏下指纹芯片技术已经十分成熟,且不断升级,并向中端市场下探,此时一些传统的电容式指纹芯片库存急待清理,从而导致两者价格同比都处于下降阶段。

    而摄像头模组价格同比下降的原因在于:一方面,市场的不景气,导致原厂需要清理库存,另一方面,三摄像头将会成为今年旗舰机的主流;此外,摄像头镜头的价格同样也在下降。再如玻璃后盖市场,其中2D平面玻璃后盖的价格与去年同期下降了10%以上,而3D玻璃后盖则下降了10%-15%。

    元器件降价的背后:市场集中化压力+市场不景气

    对于手机厂商而言,上述元器件的价格下降,看似是好事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降低了采购成本,但是,最终到底是福音?还是会成为灾难呢?

    我们知道,当前的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已经非常白热化,手机厂商对成本的控制已经十分严格,但从智能手机终端市场来看,其五大品牌占据了市场绝大部分份额,但从供应链端来看,目前手机供应链每个领域,基本上仍有2-3家甚至更多的企业在竞争。

    换而言之,对于供给端来说,出现了“粥多僧少”的格局,在这种情况下,除非技术十分领先,否则基本上都是通过“杀价”的模式来博得下游终端客户,这也从A股手机概念股来看,大部分上市公司的毛利率近些年来都处于下坡阶段的重要原因所在!

    对于手机元器件厂商而言,大部分元器件价格处于下降阶段,除了上述两大方面的原因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在于,手机厂商对成本的控制越发严格,在智能手机终端市场出货量不断集中化的情况下,手机厂商的议价能力本身就已经提高,另一方面,这种局势也使得手机供应链端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,手机厂商通过多家供应商进一步提升了议价能力!

    元器件价格的降低,对于手机厂商而言,从一定的程度上而言,的确有助于手机厂商的成本控制,与上年同期对比,今年在同等价位上的手机,其配置一定有所升级,这也有助于提升消费者的购买欲,但另一方面,由于智能手机终端市场同样竞争激烈,在此情况下,手机厂商之间的“杀价”同样在上演,如此一来,手机厂商的毛利率还能否提高?

    简而言之,从手机元器件供应链端来看,降价的原因主要在于库存居高以及市场不景气,恐慌之下原厂加速清理库存,并瞄准未来新的市场。此外,由于智能手机终端市场的不断集中化,通过“杀价”来博取客户已经成为常态,在这种情况下,看似智能手机终端厂商受益,但实际上,由于市场的不景气,导致终端厂商之间的竞争也进一步加强,从而促使终端厂商之间的“杀价”同样十分厉害。但从手机厂商来看,降价又能否对销量有多大的帮助呢?

    在线
    客服

   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9:00-24:00

    客服
    热线

    服务热线:0769-85075532

    网络直销李生:13423041411

    网络直销申生:13925736916
    7*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

    关注
    微信

    关注官方微信